ILoveBlogs5 finish line: I Love

dscn8651

想說ILoveBlogs5 三十天下來, 阿嬤, 老媽, 老弟都分別亮過像了, 唯獨老爸還沒出場, 那就藉這個機會補齊吧!

2004年 Crater Lake.

我把相機定時放在樹根上, 要大家繼續自然地吃東西.

…很顯然我的反骨是從我老爸那邊遺傳過來的…

dscn8550

I love our family trips!

Advertisements

I wear Individualism on my head: the Rain Hat

It’s been a while since I finished this hat. In fact, I had to go back to the digital date on my picture to figure out when I made it: October 8th.

Originally, the hat has a milky white top and a denim brim. So I figured if I could put some blue and black color on it, it would go nicely with my jeans and stuff.

img_5646

And I haven’t finger painted for an uncountable number of years.

img_5648

I made a print on the other side. Now I’m just rubbing the extra paint on my hand off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hat. Design in mind? No, I just didn’t want to waste the paint.

So now it looked like this.

img_5649

For a moment there I thought I screwed up. What the hell is this? Someone photocopied his… face?

But like everything else I do, I know I just gotta keep going. I just might turn this back…

img_5651

Why put rain drops? Somewhere between the above picture and the one below, I decided a rain hat felt right. You know, in preparation for Vancouver’s winter. Perfect for the rain, and you’ll be a crazy rebel in the sun. Sweet!

img_5653

img_5665

img_5666

That’s the whole show!

This hat had raised mixed reactions. A girl in class asked me: “Did you make that hat?”

I was feeling pretty proud of myself before she said: “Yeah, it looks homemade.”

I guess you can’t buy individualism from a store.

好久不見的小比利

baby-billy03

為了這個好久不見的小比利, 我曾經寫過一篇好久不見的文章.

《小比利也風流》

聽說小男生和小女生感情不睦:男生嫌女生愛哭弱小,女生怪男生髒亂無聊,但是很奇怪,我不記得我小時後有討厭過女生。如果有也是少數一兩個愛吃鼻涕的倒楣鬼,那不算。不但不討厭,反而還喜歡得緊咧。

一切都要從小比利小大腦的記憶區開始運作說起。幼稚園的午休時間,一班十幾二十個小朋友就會在硬木地板上舖棉被睡覺,男生女生一起。反正都是五六歲的小鬼嘛,男生都只跟男生玩泥巴,女生和女生玩辦家家,純潔到不行哪還需要分開睡?對吧?

錯。我不知道其他小男生的情況如何,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特殊的異類。我只知道我睡不著的時候會偷偷看旁邊睡著的女生,而且只看漂亮的女生哦!有一 次讓我印象特別深刻:一個門牙掉了兩顆的女生張著嘴打呼,我忍耐了很久,還是忍不住用手指去戳她的牙齦。溼溼熱熱軟軟的,我開始想像如果我戳自己的牙齦感 覺會是如何。結果我還來不及想完,突然覺得有股怪味。看到她的被單慢慢被浸濕,我才知道大事不妙!她尿床了!

上了小學,我就安分很多。由於我不想再看到女生尿床,我就沒有再欺負女生了。也是在一年級的時候,我嚐到了暗戀的滋味。

到底詳情如何,我也記不清楚。只記得我對她的記憶和一年七班的教室牆壁一樣,都是粉紅色的。隱隱約約,記得她是聰明柔弱型;就記得這麼多,現在就算我看到她的相片都不一定能認出來。但是初次暗戀的粉紅色,讓我揮之不去。

二年級我轉學了,轉到老舊的松竹國小。教室在一樓,窗戶外面是機車亭,採光很差。所以我的粉紅歲月很戲劇化地變成了黑暗潮濕的渾沌。成績也落後很多, 功課常常不交,每次都被老師打。站在講台排隊等挨打實在不是什麼值得留念的回憶;前幾次我還嚇得快哭出來 (還是已經哭了?)

唯一沒變的,是我的性向。我還是喜歡女生,不過本年度的女主角換了型,而我也還記得她的樣子。是個有著中性化濃眉大眼、常和男生打成一片的豪放型。她和我們打打鬧鬧的時候我還會故意亂拉亂扯一通,看看能不能趁亂碰到她的手。這個還是暗戀,三年級分班以後沒有下文。

三年級,我的功課大有起色。新環境新氣象,似乎是要擺脫二年級的陰霾和頹廢,我振奮自己,開始用功。也是在這一年上學期,我戴起了大大圓圓的眼鏡。

有沒有聽過一個說法:如果有男生拉妳的頭髮,就代表他喜歡妳?

至少對三年級的我來說,這個說法是對的。年度女主角是坐在我旁邊的清秀型聰明美女。我對她的印象就很深刻啦,可以不費力就在腦裡描繪出她的容貌,連名 字我都還記得。她只要一微笑,我就會東倒西歪魂不守舍。但是三年級我還是處於窩囔期,只敢偷偷希望她從我身邊經過的時候會突然跌倒,然後我就會英勇地把她 接住。

等了很久很久,等不到這個機會。說不定她發現了我的不良心理,對我有戒心。不管怎樣,這個 “說不定” 的戒心在拉頭髮事件後就變成了絕對…

一個晴天下午 (三年級四點半才下課)。她的座位靠窗,要經過我才能坐下。要從課桌椅中間穿過十分困難,尤其是對她這種淑女型的小美女來說。她就小心翼翼地移動,正到了 我面前的時候,時光停留了!陽光從她細長柔順的髮絲間灑落,不小心拂過我的臉。好甜的味道。我就情不自禁地用食指摸摸她的頭髮,十分陶醉。

接下來她是臉紅微笑呢?還是生氣不說話?我記不清楚了。也許我當時太害羞,盯著桌面不敢看她才不知道她的反應。

三年級的社會課,老師在教集會程序。我沒有專心,所以老師叫我的名字的時候,我嚇了一大跳,趕緊站起來。『阿…恩…十五號。』我以為老師要登記學號處罰我。
「你要提名自己?」老師問。我這才知道原來我們在選班長。「那你說說自己的優點和缺點吧。」
我將錯就錯,硬著頭皮說:『我的缺點…是好勝。』
「阿?好色?」老師問。全班大爆笑,我則是站著,臉頰開始發燙。

從那天開始,我在朋友的笑聲中度過了剩下的三年級。幸好過了一個暑假,到四年級的時候大家似乎也忘了這件事。

四年級是我的鼎盛時期。功課常常第一名,人緣也是紅遍半邊天,上課偶爾丟幾句笑話鬧場,就可以輕鬆賺到滿堂笑聲。
人氣這麼旺、功課也這麼強的我,自然就比以前受到矚目。

有兩個女生和我感情特別好。一個是皮膚黑黑的可愛胖女生,一個是讀書型氣質女。有時候我會和黑皮跑到操場上扭成一片玩摔角,有時候我會在教室和書氣聊 天打屁。有一次,一個男生跑來騷擾書氣,我就一掌拍在桌子上,把他嚇跑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有這麼勇猛;看來遠足的時候,一拳把惹到我的人打到吐、吐完哭 的事蹟讓我看起來比實際上還要厲害。無論如何,兩個女生都和我很好。

有一次回家,我和當時才二年級的老弟訴說苦惱:『怎麼辦,黑皮喜歡我,書氣也喜歡我,我不知道要選哪一個。』
二年級老弟醒都還沒醒,怎麼可能回答我?我就只能繼續自己苦惱。四年級耍耍憂鬱也就罷了,哪裡想得到有一天黑皮會挑明了要談判!?(小孩越來越早熟啦…)

那是一個下課。黑皮扣住我的手腕,把我拖進一個沒人用的儲藏室。她的力氣很大,我也沒有用力掙扎,所以她就得逞了。門一關,我才發現我的處境有點危險。
她一把把我推在牆上,對著我的臉問我:「你到底喜歡書氣還是喜歡我?」
我原來就沒有主意,既然她這麼問了,我就說是她啦。她盯著我,我們的臉距離不到二十公分。老實說,如果她湊上來吻我,我應該不會太吃驚。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啦。

還好,黑皮看滿意了,開心地笑著開了門,放我自由。我的初吻也得以保留至今。後來結果如何?上了五年級,我和黑皮書氣都沒有再拍拖了。黑皮好像認清了我的本性,五年級或六年級的時候,看開了地和我說:「你這個花心大蘿蔔…」

上了五年級,我的社會地位被一個人氣更強、女人緣更好的蔡同學取代,不過也認識了些很好的朋友。高年級的女生果然不一樣;我還記得一個女生瘋狂愛上阿 蔡,還跑到他家威脅說如果他不接受她,她就要割腕殉情。我聽說她美工刀都準備好了。她也是班上女生風行一時的割腕風發起人,一群女生帶著美工刀跑到操場上 說要一起自殺,結果通通回到班上被老師罵了一頓。(這已經超過早熟的境界了吧…)

高年級的這兩年我只喜歡一個女生。清麗脫俗、氣質不凡,連功課都比我好上一截。她是我喜歡過最久的一個女生,也是唯一到現在還偶爾會跑到我夢裡吵我的小學同學。關於她的事,我已經寫過放在新聞台上了。

上了和尚國中,看了一些圖書館借的金賽報告,小比利也長大成了大比利。天真無邪的純真童年一去不返;小比利鮮度百分百的風流傳奇,也只能在記憶中回味 了。如果妳看完這篇文章有 “你說的是我嗎” 的疑問,請別懷疑,就是妳。還笑?我在說妳耶!長大了,有女人味了喔!有空我們喝杯咖啡吧!

原文著於 2005年1月. 高三的時候. 那時候的文筆和現在好不一樣, 想得東西也都不同了. 當時寫網誌什麼都挖出來寫, 現在就算我有時間也不會想到要回憶我小學時的事情吧. 還好3年前我有把這些往事紀錄下來, 不然再過幾年恐怕連認都認不出來了. 所謂 「好久不見」, 就是這個情形! (批曰: 文末點題+1分)

Humor

img_3234-small

Visitor Center, Sooke, BC. May 2008.

Genuine Westcoast Weatherstone“:

A dry stone means it’s not raining

A wet stone means it’s raining

A shadow under the stone means the sun is shining

If the stone is swinging it means the wind is blowing

If the stone jumps up and down it means there is an earthquake

If the stone is white on top it means it’s snowing

If the stone is wet on the side it means dogs have recently passed by

Flirt?

img_6077

Here’s the challenge: Make a story using the following plot elements:

  1. I’m not a flirt.
  2. I never picked up 24s before.
  3. Because I’m not a flirt, I picked up a 24 tonight.

OK now work your imaginations!

癖好

img_5621

室友湯姆士是我所認識的朋友裡, 最奇特的傢伙之一.

他可以用一連串的髒話罵沒有完成清潔工作的室友, 然後保持奇佳的人緣.

他可以沒日沒夜的狂讀書, 然後還維持好死不死的瀟灑風趣痞子風.

他可以擁有宿舍裡最多的發言權, 卻自掏腰包幫大家買洗手乳, 衛生紙, 垃圾袋, 然後要我們想到的時候投些錢給他. 甚至他還會默默的幫沒有打掃的室友做完該做的工作.

他可以甚麼都不作就讓女生自動跑到他房間裡 “聊天”, 然後還秉持著 “感覺不對就不對” 的原則把自己脫好了的女生穿好衣服送出宿舍.

湯姆士有個癖好: 他讀書讀到飽合之後, 會跑到房間外面的地毯上躺平裝死. 要用功就用功到不吃不睡. 要休息就發軟癱瘓. 奇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