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遊戲兩則

我和Tina開車在路上,需要決定晚餐去哪裡吃。到最後有兩個選擇,一是BBT,二是暱稱「漫畫店」的茶棧。

「好,我知道了。我們各想一個數字,誰大就贏。你贏就去漫畫店,我贏就去bbt。」她提議。

「呃,ok好。」我說。

「想好了嗎?不能改喔。這遊戲靠的是良心喔。」

「Ok。想好了。」

「好,那你先說。」她說。

「兩兆。」

「……噗哈哈哈哈…我想九十九。」然後Tina就一直說只有我這種人才會想到兩兆這種數字。

而我就很開心的開到了漫畫店,吃之前還看了幾頁柯南。

吃飽以後,還有頗多蝦仁煎沒吃完,這時候大小姐又突發奇想了。

「好,這次只能猜1到100的數字,大的人贏,輸的人吃。」

我馬上說:100*\(^o^)/*

Tina:(; ̄O ̄)不算,你這次要用想的,還我用說的,而且你不能猜100了。

然後就連她都覺得太好笑了,我們笑成一團。

我說:好啦,我有一個遊戲。你我各猜個數字,加起來奇數我贏,偶數你贏。

然後我竟然連贏三局,真的是運氣很好。不過我很尖頭鰻,最後幫她吃完。

我說:其實我有必勝的方法,剛剛才想到。要不要試試看?

她說:好啊。

我說:好,想好數字了嗎?一二三!

我:三萬兩千…
她:二十。
我:…三百二十一。贏了。

Tina: (O_o)

我:(^з^)-☆

我:我還有另一招必勝的方法。想好數字了嗎?一二三!
Tina: 五萬四千…
我:x + 1, where x = Tina 的數字。
Tina: …三百二十。
我:我贏了。
Tina (做完加法):(°_°)那三百二十一。
我:那我x+1=三百二十二。相加得奇數。(⌒▽⌒)

最後今晚的數學遊戲就在Tina解出她的必勝數字後圓滿告一段落。試問,她要說什麼數字才會必勝呢?

意下如何

和朋友聊天,問道:

『你意下如何?』

「腋下有毛。」

===============

好久不見,不知大家好嗎?

發現google reader上十幾個朋友的subscription只有兩三家還在營業(尤其佩服小N大俠,對我們讀者不離不棄,永遠耍不完的寶XD),看來大家都忙了。有工作的忙工作,沒工作的找工作。

今天蹦出來一句自以為的幽默,跟大家分響。

只是原本想上來快快打幾句話就閃,怎知到Mac的中打如此之爛。我時速千字的技能在一一選字和注音輸入的夾攻下,竟變得像石斧鑿字,深深體會老媽兩指神功的奧義。

是說,有人知到好用的Mac中打軟體,懇請告知。注音或拼音都行,我只求它能夠自動依句選字,我就不用一個字一個字打了。It was actually so bad that I copied and pasted “一個字” to make the above reiteration…

從Mentor dinner學到的一些事

距離上次update已經久到我沒臉回去看過去的文章了。各位就假裝我沒有荒廢這個網誌吧,這樣我也不用解釋/探討為什麼我這麼久沒寫文章。一直想找機會寫點東西來貼貼,讓大家知道我還活著,還記得曾經有這麼一片小空間,還有哪麼些讀者會關心。就今天吧。

我剛從加華醫學會 (CCMSBC) 的mentorship dinner回來,學到很多有關未來的工作、生活、家庭,等等的。

我的mentor是小兒過敏科的陳醫師,人很年輕,又非常健談。他告訴我和Jennifer另一個二年級的學生他的求學過程,我們問了些有關選修和畢業後考專科醫師資格的事情(四年級的時候我們要一邊選選修課,一邊準備申請書,四年級畢業前就要投出所有的申請,然後他們會給我們一個 “match“。一個match。他們要我們去Manitoba我們就要去Manitoba… 如果心儀的專科很難進,一般人都會到處申請,像陳醫師就是在Manitoba讀小兒科的。)

Jennifer 的男朋友剛好也是醫學生,所以她就問了有關 “couple matching” 的事情。基本上就是他們會想辦法讓兩個人到一樣的地方唸專科,雖然那個地方有可能不是他們的第一首選。

「但是如果我們到那時候還沒結婚,那這樣做就有比較多風險… 萬一我們犧牲自己的第一選擇,之後才發現兩人在一起不適合而分開,那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們繞著結婚的話題聊了許久,最後的結論是:there is no set formula… 😄

早結婚有早結婚的好處。像如果在一起的兩人分隔兩地攻讀專科,有結婚和沒結婚就有很大的不同。結婚了以後雖然不能說一定沒有變數,但那一定比男女朋友的關係還要穩固,隔著遙遠的距離心裡也會比較踏實。

但是到畢業之後,甚至專科都唸完了之後,才真的有能力開始控制自己的時間和維持一個新的家庭。

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醫生什麼時候生小孩最好?求學時期,忙著讀書、社交、拓展視野和人脈。當住院醫師的時後又忙得亂七八糟,睡覺都沒時間了怎麼照顧小孩?到所有的訓練都結束之後,又都逼近35歲高齡產婦的關卡了。

我們就在醫師生涯規劃、學術研究和clinical work的平衡、和大家母語保持多好(「有看過金庸嗎?」「有!!! 😄 」)的種種話題間跳著聊,席間氣氛輕鬆又不隨便,很像跟一群友善的叔叔伯伯一起出來吃飯一樣。

陳醫師約我和Jennifer明年到他的門診見習,我欣然答應。

新年快樂!

今年家裡二老過年過得特別起勁, 我跟老弟一回家就發現餐桌上寫了 ‘‘、 ‘‘、 ‘‘、 ‘‘ 等等應景吉祥話的紅紙。

我跟老弟不落人後,也來提字。

我寫的是 ““:

e8ae9a

我的字貼在大門進來的地方, 跟老爸的 ““, 跟 “” 放在一起:

img_6213

然後大家如果一起跟我從右邊念到左邊, 就可以知道我們的 subliminal message是什麼了。我先澄清, 這些字是我老爸和老媽貼的。


老弟要我幫他寫 ““, 但是寫得很醜, 所以大家決定把它反過來貼, 變成 “爽到“。大家猜猜, “爽到” 最後被我們貼在哪裡?

寫完字, 老媽遞過來一張菜單,上面寫著晚上圍爐的菜色。她跟老爸還幫每一道菜都取上莫名其妙天機莫測文情洋溢的菜名。

我竭盡我所有的俗能, 幫他們排版如下:

croppercapture63

然後我們把它印在喜氣洋洋的紅紙上, 變降:

img_6206

小年夜11個人圍一桌, 約了大衛一家人, 和另外兩個老爸老媽的朋友, 大家都帶了很多菜, 尤其是大衛媽的手藝非凡, 吃到撐還是剩下一堆佳餚。

之後方城大戰, 甚是熱鬧。夾在一堆高手之間打牌超刺激的! 因為人多, 位子換來換去, 期間我還被老媽、大衛媽、跟另一個阿姨以「三母教子」之勢夾攻 (她們坐好以後真的用這個好像是瞎編的成語釘我!), 我還真的很臭屁得給她們胡下去,非常痛快!!!

大家摸了4圈甫歇, 眾人盡興而歸。

但是我們還不能休息, 早上7點起來跟在團聚在台灣雲林老家一起過節的叔叔姑姑阿嬤視訊連線拜年,大家搶鏡頭搶到大喊: “後退一點啦, 都只拍到你的鼻孔!!!” 超high的. 6年沒在台灣過年了, 不在雲林過的年好像就不是真的過年, 不過今年的年味真的有從台灣蔓延過來的感覺。

2009-chinese-new-year1

喔, 氣氛順利蔓延可能跟我們後來跨洲賭骰子有關:

img_6245

上圖為老媽骰出來的清一色, 和16個時區之外, 輸給老媽1000台幣的叔叔不敢相信的眼神。

待會除夕要再圍爐一次, 跟老爸的兩位老友+其家人。不過等到我吃完飯回學校, 這春節的氣氛恐怕就要緊急剎車了, 大概也不會有時間再上來補貼除夕的報導吧。

(啊!待會誰要開車?誰開車誰不能喝酒啊!)

P.S.: “爽到” 春聯謎底揭曉, 是貼在廁所門口!!!

P.P.S.: 老弟本來說要再寫一個 “拉” 字, 把它變成 “拉到爽”, 被我們完全ignore.

面試vs.我的阿嬤

老媽 (努力要解釋interview給阿嬤聽): 「評ㄟ要去吼嘿考官看啦… 不是考試, 是要去跟他們用講的啦… 讓他們看人怎麼樣… 尚重要ㄟ一關喔!」

阿嬤: 「喔, 希嘿面試喔?」

老媽: 「|||面試你嘛ㄟ識喔!那安ㄋㄟ哩要去廟裡拜拜, 給神明拜託一下喔!好啦, 給你評聽啦。」

(遞過電話)

我: 「阿嬤!」

阿嬤:「安ㄋㄟ你媽供料金對, 我聽起來全身巄輕鬆起來。」

我:「喔, 全身都挫起來喔?」

阿嬤:「啊歡啦!喜輕鬆起來。咱那ㄟ神明很靈, 你老爸那時要作兵, 手裡捏著求來的香灰, 尬神明說哪不用當兵, 這兩年賺的錢跟祂分一半。結果就不用作兵啊! 歡喜尬馬上去捐錢買廟裡牆上那個…」

我:「喔, 安ㄋㄟ你愛卡緊去求。」

阿嬤: 「一定ㄟ啦!」

我:「安ㄋㄟ我哪係有考上, 就都係你ㄟ功勞!」

阿嬤: 「哈哈哈… 你歡啦!!! 啊我尬你講正經ㄟ!」

我: 「我知影啦! 係工, 咱那那麼遠, 神明要坐飛機來, 干無問題?」

阿嬤: 「無問題啦! 有拜有保庇!」


 

 

 

家有這樣一老, 哪還只算一寶?

 

 

XDDDD

老媽給阿嬤回雲林老家的廟裡拜拜這樣一個重大任務, 實在是很妙的高招, 讓她老人家有十足的參與感, 也讓她心情輕鬆很多。

而且這樣我去醫學院面試的時候, 一想起支持我的可愛家人, 大概也會減少很多緊張吧!

延伸越讀: 巨蟹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