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小孩的無奈

突然發現

可能永遠不會長大。

因為

在蘋果西打的氣泡裡

我已經認定了

長大就是扯開嗓子灌台啤

划酒拳。

And I don’t think there’s anyone who can teach me tha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