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你

滿腔的話語 不知從何下筆

睡夢中清醒 因為想你太甜蜜

看來大嘴歌手很聰明 我真的don’t wanna miss a thing.

 

送你的小熊不是維尼 一針一線都載滿感情

你說牠在床頭陪你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開心

 

只要能在一起 做甚麼都可以

前所未有的心悸 停止我呼吸

只要身邊有你 跟超人打架也沒關係

認識了戀愛的定義 It’s quite easy to be me. 

 

今天能看見你 我跟小孩去遠足一樣高興

好多小事變得美麗 因為要和你一起經歷

空氣裡任何甜蜜的氣息 都讓我以為是你

未來怎樣我毫不在意 只願你我不會缺席

The jet plane can leave, 但它帶不走我心中的印記

時時刻刻都將充滿回憶 一分一秒永遠不會可惜

 

***

寫好了想不出歌名, 本來要寫: “整首歌都chorus是怎樣… 你們自己取歌名啦” 

好像有點不搭嘎… XD

Advertisements

Give it a try

等待 心中充滿期待

徘徊 深怕受到傷害

難猜 你心中奏的是甚麼曲派

忍耐 壓抑著心中翻滾的熱愛

 

等你點頭, let’s give it a try

回味相處的時候, 任何事情都不能將我打敗

當你點頭, 說let’s give it a try

我不知所措, 連自己有多快樂都算不出來

 

奇怪 你說需要時間我反而釋懷

大概 我知道我的感覺不會變壞

我在 這裡等你不會走開

只要 你知道我的感情快要將我掩埋

手機吊飾

手機用了三年 沒過一個吊飾

累贅 因為他們沒有故事

 

收到它的那天 我只能看著發痴

知足 感恩 善解 包容

簡單的文字 這次

卻透露出無比的睿智

我訝異 我放不下它

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

等不及回家 在車上 

用頭髮也要引上 

載著無限情緒的第一個吊飾

有生小孩的奇幻愛情接龍故事

剛貼完洋洋灑灑兩萬餘字的「小黑接龍」,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耐心看完高中我們一群朋友和網友一起胡搞的結晶。

No matter, 重溫舊夢只是我挖舊文出來貼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我在3年後的嚴冬之中,又想要重新來召集各位讀者一起胡鬧!

故事接龍不忌長短,不忌內容,不忌語言,不忌邏輯,不忌頻率。總之,扯甚麼都不忌,掰甚麼都可以。

遊戲方法很簡單,只要延續故事劇情,留言在下方即可。如果遊戲轟動到會出現兩個人接同一個頭的現像,那我們再討論應變方法。

Ok, just cleared a 3-way collision XD i didn’t think we would need a “lock” mechanism so soon.

So, as an added rule:
要接故事前先留一句: “我要接故事”之類的短notice。後面的人看到這個notice就知道要等故事出來再繼續接啦!

之後如果有collision的話, 後面留的人就要負責合體, 不然就取先留言者的故事喔! XD

那就這樣,讓遊戲開始吧! (常來的班底:阿嬤、SenLu4、小N、大衛、海底朱、Kaman, 和偶爾探頭的kaisalin, 老媽, 小胖, LE的各位高手,和各位認識的、不認識的親朋好友們, 見者有份, 趕快來報到吧!!)

*故事將在今晚12點前起頭*

*故事開始啦!* 12/22/2008

*故事完成啦!*01/04/2009

Continue reading

瀟灑劍

酒店裡坐了一個男人,身上的黑袍薄如羽翼,袍底一服勁裝,腰間繫了一柄長劍。他的五官線條深刻,粗曠的長髮遮掩不住他的目光,平靜中帶點深沉。酒店外大雪紛飛,潔白無瑕的景色與酒店內的泥濘陰暗形成強烈的對比。

隻身的劍客仰頭將酒一飲而盡,隨意放下一錠銀兩,走入戶外的大風雪中。劍客姓蕭,「瀟灑劍」的頭銜跟著他好幾年了,果真是氣勢非凡,只見他身騎一匹黑馬,輕薄的黑袍在風中飄盪,在皚皚白雪中像是一隻不怕嚴寒的俊鷹,逆風飛行。

瀟灑劍在風雪中駕馬奔馳,身後卻響起「叢叢叢叢」,動物爪子扒過雪地的聲音。瀟灑劍瀟灑地將長髮撥開,瀟灑地向後望了一眼,原來是四條大狗拉著一個雪橇。

瀟灑劍出聲催促坐騎,黑馬斯叫一聲,馬步卻難在雪地裡加速。不一會功夫狗和雪橇就追上瀟灑劍了。

雪橇上坐了一個人,因身著大衣而難以分辨身分。他待與瀟灑劍並肩而行之後,開口笑道:「欸,都冷得流鼻涕了還要耍帥,擦一下吧!」隨手拋過一塊手帕。

手帕在行駛中的雪橇安穩的飛向瀟灑劍的臉上,不偏不倚的蓋住他的口鼻。瀟灑劍一驚,連忙把手帕拍掉,怒道:「來者何人?」

「我是白爛刀,久仰瀟灑劍的大名,」雪橇上的人抱拳答道。

瀟灑劍勒馬停蹄,黑馬因為地滑差點摔跤,不過瀟灑劍縱身一越,輕輕落在道路一旁,不失俐落。

「果然瀟灑!」白爛刀讚道,「不過我還要趕路,您要路邊小解我保證不會偷看。」雪橇沒慢下。

瀟灑劍臉上一陣火熱,罵道:「蕭某豈能容你如此污辱?」在雪地裡施展輕功,足不留印地快步追上雪橇,爾後一躍,跳上白爛刀的雪橇。

「也是瀟灑!」白爛刀又讚美道。「不過你的碧月長劍怎不出鞘?」

瀟灑劍手握著劍柄但是卻拔不出來,羞怒之下不能言語。原來他因為在雪地裡衣著輕裝,劍被冰封住了。

「哈哈哈,好個瀟灑劍客!可惜為了『瀟灑』的名頭,忘了『劍客』的身分!」白爛刀笑道。

瀟灑劍客欲運內力化冰出劍,卻驚覺為了抵禦風雪中騎馬的嚴寒,他的內力竟已疲乏。瀟灑劍面不改色,凜然問道:「你究竟是誰?我與你素未謀面,為何如此相逼?」

白爛刀哈哈笑道:「也沒什麼,就是想耍白爛。真白爛耍假瀟灑,豈不是有趣的緊?」

「豈有此理!」瀟灑劍大喝一聲,運起全身僅剩的內力,寶劍上的冰雪瞬間融化,銀白色的碧月長劍在雪地裡四射精光。「接招吧!」

白爛刀卻哇哇大叫:「唉呀!寶劍出手誰人能敵?我給您賠不是!」

瀟灑劍說道:「蕭某欲饒則饒,欲殺則殺,如今你如此羞辱於我,我不能留你

「騙你的啦!」未待瀟灑劍說完,白爛刀從座位旁邊抽出一柄彎刀,向瀟灑劍擊去。

四條拉著雪橇的大狗不停的向前奔行,雪橇上一刀一劍你來我往,在飛舞的雪花中迸出閃閃火花,遠看像是一顆顆延著地面飛行的流星。

白爛刀的彎刀平平無奇,本早就應該被碧月長劍劈成兩半,但是瀟灑劍內力不濟,劍鋒上被一層冰包住,威力頓然大減。反觀白爛刀,身體包得暖烘烘的,彎刀似乎越舞越有力,瀟灑劍漸漸支架不住。

瀟灑劍的恐懼隨著越來越冰冷僵硬的手腳加劇,想到大限將至,心中鬥志喪盡,只求不死。

又鬥了幾回合,瀟灑劍終於因為腳步緩慢,被雪橇上的雜物絆倒,白爛刀躍上前去,彎刀抵住瀟灑劍的喉嚨。

「噢,你死了!」白爛刀說道。

「別別殺我!你你要甚麼?」瀟灑劍恐懼、寒冷交加,斷斷續續地求饒。

「唉,其實我並無意傷你,只是想提醒你,瀟灑不是像你這樣的。」白爛刀說著,收起彎刀,將瀟灑劍扶起。「希望這樣能點醒你,讓你重拾昔日『劍客』的風範。」

「這」瀟灑劍不知該做何回應。

「來,你的馬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不如果我借你一隻狗,讓你騎去前方的鎮上取暖。我回頭幫你找馬,我們在前方碰頭。」白爛刀說。

「這」瀟灑劍腦中羞辱、惱火、感激交雜,一片混亂,只能任憑白爛刀處置。

小鎮上有間客棧,客棧老闆正要關門的時候發現路上來了條大狗,馱著一個人。他一驚之下趕緊把狗呼喚過來。只見狗背上的人兩把鼻涕在雪中凍成冰柱,身上黑袍破爛,頭上亂髮和泥塊糾結,狼狽不堪。

「這位大爺,趕緊進屋來!」客棧老闆說道。「是哪個惡棍將您弄成這樣?」

瀟灑劍不願言語,卻還是說道:「白爛刀是我的恩人。」說完,昏了過去。

客棧老闆大聲咒罵:「天殺的,白爛刀,算你厲害。」

白爛刀從門外走進來,呵呵笑道:「瀟灑劍棄馬騎狗、口吸鼻涕,還能對我保持謝意。這場賭局我贏啦!」

客棧老闆邊罵邊擺上滿滿一桌酒席,白爛刀痛快大吃大飲。

臨去之前,白爛刀將碧月長劍丟在餐桌上,說道:「這玩意拿去當了,夠請大夫把蕭大頭調養好和付你一個月的伙食費。」說罷,轉身而去,瀟灑的身影烙印在老闆的眼底。

當樹爺爺牽起樹奶奶的手

img_5765

老ㄟ, 哩多久沒牽溫ㄟ手了?

哩又來了。

艾甲哩共幾次哩才會記得, 溫係樹仔, 沒手。

哇不管啦!

郎學生仔下課都ㄟ躲來加牽手, 挖嘛愛!

哩安呢哇沒法度尬哩鬥陣!

挖要來去啊!

哈哈哈, 哇艾甲哩共幾次哩才會記得, 溫係樹仔, 沒咖。

..

.

翻譯:

老伴, 你多久沒牽我的手了?

你又來了, 我要跟你說幾次, 我們是樹, 沒手。

我不管啦! 人家學生下課都會躲來這裡牽手, 我也要!

你這樣我沒辦法跟你在一起了! 我要走了!

哈哈哈, 我要跟你說幾次你才會記得, 我們是樹, 沒腳。

鬍子

「靠,你下巴那搓毛是怎樣?」

「帥吧。」

「蠻鳥的,多久沒刮了?」

「昨天我才刮過… 旁邊。」

「… 所以你是故意留的喔? = =」

「帥吧。」

「幹麻想不開?還是想追一個喜歡鬍子的妹?」

「沒。其實相反:我要宣告下去,我這鬍子到有女生受不了而屈服於它的醜陋、願意宣誓今生陪我一輩子之前,絕。對。不。刮。」

「…你有問題。」

「哇哈哈!看著好了!」

※五個月以後※

「ㄟ~~~~~~~~~~~~~~~~~~~~你臉上的掃把呢?」

「刮了。」

「放棄了?」

「我是那種鼈三嗎?」

「……真的有女生看不下去,以身相許?」

「…算吧。」

「誰??????????!!!!!!!!!!!!!!」

..

.

「我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