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澳洲屠夫」

移民加拿大10年, 我的朋友圈應該還有一半的人看得懂中文, 而看得懂中文的朋友裡, 十之八九都會關心台灣的事。所以這則標題為「清大畢業生 為何淪為澳洲屠夫?」的新聞, 值得一提。

文中大意, 是一名清大的畢業生在台灣工作兩年, 賺不到錢, 就到澳洲從事勞力工作。目標是在澳洲賣命賺兩年錢 (大概跟在台灣賺10年一樣多), 然後再回台灣。他在肉品工廠裡, 發現很多勞工都是台灣的年輕人, 進而體會到: 泰國人到台灣當泰勞 (人均GDP1/3), 而台灣人到澳洲當台勞 (人均GDP 1/3), 完全是一樣的道理。

讀完我有個體會: 泰勞應該集體出走, 去澳洲賺 1/9的GDP差異才爽嘛! XD (大誤)

看完上一篇文章, 再回來看嚴長壽嚴董最近說的: 年輕人缺乏熱忱使命感, 正好成為把清大哥逼去澳洲當屠夫的壓榨者的代表。

嚴董認為, 台灣的年輕人因為薪水低, 寧可待業也不要低薪工作, 跟他底下 “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 裡面, 願意當半年無薪志工的有為青年來比實在太差, 太草莓了。

能夠花一年半載當無薪志工, 食衣住行都不愁花費的人會是多數嗎? 能夠拿他們來跟沒錢會挨餓的一般人比嗎? 老闆這樣的心態, “我給你當廉價勞工的機會, 不, 我給你當無薪勞工的機會, 幫你「拓展格局」, 還不知感恩。跟我們當年拼命的樣子差太多了!”, 看到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出門另找生路, 應該沒有意外吧?

我倒是很想看看, 說台灣年輕人沒有熱忱, 沒有幹勁, 不肯吃苦的老闆們, 看到清大哥的故事以後, 他們會說什麼。 他們會說 “清大哥短視近利, 賺到兩百萬又怎樣, 又不能在澳洲當一輩子的勞工, 還不如在我的公司底下乖乖的給我罷凌, 10年後至少不會餓肚子” 嗎? 還是會承認他們看低了台灣的年輕人, 其實很多人願意吃的苦不輸當年工業起飛的台灣。 只要給他們足夠的待遇, 再艱難的環境 (去澳洲當二等公民遊民)、再辛苦的工作 (用類固醇止痛去劈8小時的肉) 都有人會做的。

當然, 不能以偏概全。清大哥的例子雖然不少, 但是也有很多人抱持著不同的人生目標。 在出國去打工的族群裡,就有另一個族群和發狂賺錢的清大哥形成對比。一位名叫Rex Huang的同學, 在他的臉書上寫得很具代表性。他說:

來澳洲半年 我剛好工作了三個月度假了三個月
我已經經過三個州 五個大城 開了六七千公里路 更不要提途中所有的美景讓人難以忘懷
我過得不是很奢華 但是也不至於餓肚子 我過得很快樂

[…]

在澳洲工作一週五天 朝九晚五準時下班 一個星期就有22K
假日上班還有加倍的薪資 穩定工作一個月可以存到五六萬塊
認真工作老闆還會肯定你 鼓勵你
說穿了 花更少的精力換更大的利益誰都想要
台灣政府與資方 憑甚麼要我們回去領22k?
只在乎草莓不草莓 真的有在乎過年輕人的付出與所得成比例嗎?

[…]

背包客在異國打工度假最初的用意
是跟來自世界各國的背包客交朋友
認識學習不同的文化語言
了解不同的生活型態價值觀
知道同年齡的人在不同的國家做甚麼事情過甚麼樣的生活
工作是為了籌措去認識了解這個國家的旅費
讓自己去看沒看過的風景 嘗試在台灣沒做過的事情

我知道有許多熱情的台灣背包客在努力將台灣推向世界
我們向世界介紹台灣擁有世界第二高的大樓台北101
我們世界級工程技術打通的雪山隧道
我們擁有東南亞第二高峰玉山
24小時隨時可得的美食 頂級的服務業精神
還有超溫柔纖細的優質衛生紙XD

[…]

“在小事上忠心 在大事上也忠心”
我想我們背包客不只是更加努力讓更多人認識 看見台灣 
也都會在各個位置上認真盡責 因為我們每個人都代表台灣
即使是擦桌子洗地板掃廁所等芝麻蒜皮的小事也不隨便不馬
就是要讓外國人知道我們是從台灣來的台灣人
不要因為我們黑頭髮黃皮膚就覺得我們比較差
請讓我們擁有應該有的尊重跟待遇 讓我們在國際有生存與發聲的空間

其他的佳句太多, 大夥可以去他那裏看全文。

Rex (以下暱稱暴龍) 同學體會到的, 除了澳洲錢好賺以外, 其實比清大哥還要多出很多。他看見了澳洲人 “work to live” 的態度, 和華人 “live to work” 的差別。(其實暴龍同學的翻譯不夠好, 應該是 “為了快樂生活而工作” 和 “為了拼命工作而活著”。) 更重要的, 是他能夠融入這種生活心態, 和澳洲人進行有意義的交流, 充實自己也介紹台灣。台灣政府沒辦法和大陸抗衡, 在國際上永遠會是落水狗, 但是越多和暴龍同學一樣的國人在國際舞台上當台灣的大使, 就越多人會認識台灣, 欣賞台灣。雖然他回台灣的時候, 荷包大概比不上清大哥, 但是他學到的、做到的一定不會少。

其實暴龍同學和清大哥, 一樣到澳洲打工卻有如此兩極化的經驗, 一方面也許是機緣, 一方面肯定是兩人在價值觀上原本就不同。一個要賺錢, 一個要賺經驗, 兩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不能評論高低。也許暴龍同學在澳洲露營交友爽了半年, 回台灣抱著熱血繼續忍耐煎熬, 而清大哥抱著一桶金,  回台灣有了別人十年才賺得到的資金, 在人生起跑點大大加速。又也許暴龍同學繼續保持他 “work to live”, 工作是為了讓生活更好的樂天態度, 生活小康卻知足而樂。無論如何, 兩人不同的價值觀大家可以討論, 但是到頭來, 還是要看自己的人生目標, 而不能斷論誰是對的。

比起暴龍和清大哥的差異, 更值得大家探討的, 是如何從這些故事裡, 發掘台灣的問題。因為讀到這裡, 大家可以發現: 台灣的年輕人要賺錢的應該出國賺錢, 要拓展視野的應該出國拓展視野。澳洲簽證到期了, 來加拿大啊, 去美國啊! 那還有誰要留在國內啊?

這問題還不嚴重嗎? 嚴董還要繼續說: 「你們怎麼這麼弱, 餓肚子半年就受不了!」 嗎?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我看「澳洲屠夫」

  1. Pingback: 張良伊事件 | ZeroRati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