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比人氣死人

小時候,我曾經以為我有過人的,獨一無二的天才。在心理學上,兒童大多會經過一段自我偉大的時期,認為他會為自己吃飯了、會走路了、會認字了,都是不得了的大事,值得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父母的讚賞。而我很幸運的,享有足夠的能力完成學校和社會認定的重要的事情(數學,科學,國語等等),和樂於鼓勵我的家人,所以很自我感覺良好地度過大半童年。

但是很多人沒有和我一樣的好運氣,有足夠的能力完成社會決定的功課,和支持我的父母在我需要鼓勵的時候給予鼓勵和教導,而不是質疑或責備。就算我再聰明,世界上比我聰明的人多的是。月考我很少得到班上第一名,到了國中更是前十名都離我遙不可及。就算我是班上第一,還有全校第一的人。就算我是全校第一,還有全國第一的人。就算全國第一,你想想,在世界上台灣第一的人會排第幾?而且遊戲規則是誰定的?你在數學奧林匹克世界第一,但是看你的年收入的話呢?如果我的父母因為我比別人差而懷疑我的努力,甚至以我的排名來判斷我的價值,那我的自尊心何在?

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有人比人的現象,但是在台灣的社會環境下,這個現象比起西方世界要更危險得多。


「為了公平,每個人都要考一樣的試。請各位爬上那棵樹。」

在加拿大,從一年級到十二年級(高中三年級)都是義務教育,沒有高一的入學考試,也沒有所謂的明星學校。這裡一樣有會讀書考試的人,也有不喜歡讀書考試的人。可是這裡沒有所謂的班級排名或學校排名,你的成績就只有你和你的父母知道。而且更重要的是,十二年的義務教育是全民教育,而不是精英教育。每個人在學術課目以外,都一定要上技術課目和美術課目的課,而且學校把高中畢業當成是目標,把進入大學、大專、職業學校等當作同樣值得慶祝的額外成就。這樣的環境下,喜歡科學的人可以讀到微積分,喜歡機械的人可以用學校的workshop學維修,還有音樂室、美術室、健身房等等,讓想讀音樂的、想做美術的、相當職業選手的,都能有發揮而自我肯定的天地。

當然加拿大不是天堂,社會不公平的地方還是很多,社會上也是有貧富的差距和社會地位的高低。但是至少在學校我沒有聽過類似「你不好好讀書,小心以後當黑手」之類扭曲、歧視的話。

反觀台灣,絕大多數的年輕人都被逼上升學考試、成績掛帥的爬樹比賽。運氣好,有能力和興趣讀書的猴子才能夠受到肯定,但是其他其實佔於多數的人要嘛就是被迫學會痛苦的爬樹,不然就是陷入自卑或憤恨的苦境。如果金魚因為學不會爬樹而含恨度過一生,甚至步入歧途,這是誰的錯?

社會要進步需要時間,但是對每一隻金魚來講,最重要的還是自己身邊的親人。在以爬樹為尺度的社會裡,如果金魚能夠找到看重游泳技術的環境,並且得到親朋好友的祝福和鼓勵,就算他在猴子國裡可能會過得辛苦,但是至少他會是快樂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