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Mentor dinner學到的一些事

距離上次update已經久到我沒臉回去看過去的文章了。各位就假裝我沒有荒廢這個網誌吧,這樣我也不用解釋/探討為什麼我這麼久沒寫文章。一直想找機會寫點東西來貼貼,讓大家知道我還活著,還記得曾經有這麼一片小空間,還有哪麼些讀者會關心。就今天吧。

我剛從加華醫學會 (CCMSBC) 的mentorship dinner回來,學到很多有關未來的工作、生活、家庭,等等的。

我的mentor是小兒過敏科的陳醫師,人很年輕,又非常健談。他告訴我和Jennifer另一個二年級的學生他的求學過程,我們問了些有關選修和畢業後考專科醫師資格的事情(四年級的時候我們要一邊選選修課,一邊準備申請書,四年級畢業前就要投出所有的申請,然後他們會給我們一個 “match“。一個match。他們要我們去Manitoba我們就要去Manitoba… 如果心儀的專科很難進,一般人都會到處申請,像陳醫師就是在Manitoba讀小兒科的。)

Jennifer 的男朋友剛好也是醫學生,所以她就問了有關 “couple matching” 的事情。基本上就是他們會想辦法讓兩個人到一樣的地方唸專科,雖然那個地方有可能不是他們的第一首選。

「但是如果我們到那時候還沒結婚,那這樣做就有比較多風險… 萬一我們犧牲自己的第一選擇,之後才發現兩人在一起不適合而分開,那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們繞著結婚的話題聊了許久,最後的結論是:there is no set formula… XD

早結婚有早結婚的好處。像如果在一起的兩人分隔兩地攻讀專科,有結婚和沒結婚就有很大的不同。結婚了以後雖然不能說一定沒有變數,但那一定比男女朋友的關係還要穩固,隔著遙遠的距離心裡也會比較踏實。

但是到畢業之後,甚至專科都唸完了之後,才真的有能力開始控制自己的時間和維持一個新的家庭。

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醫生什麼時候生小孩最好?求學時期,忙著讀書、社交、拓展視野和人脈。當住院醫師的時後又忙得亂七八糟,睡覺都沒時間了怎麼照顧小孩?到所有的訓練都結束之後,又都逼近35歲高齡產婦的關卡了。

我們就在醫師生涯規劃、學術研究和clinical work的平衡、和大家母語保持多好(「有看過金庸嗎?」「有!!! XD 」)的種種話題間跳著聊,席間氣氛輕鬆又不隨便,很像跟一群友善的叔叔伯伯一起出來吃飯一樣。

陳醫師約我和Jennifer明年到他的門診見習,我欣然答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