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點17分的永恆

感動是瞬間 也是永恆

角度走幾步路就偏了, 光線等幾分鐘就暗了

漂浮在時間的洪流裡, 穿梭在人群的浪潮中

只有停下腳步深呼吸, 才能證明自己是自己

而不是廣場上見了就忘的面孔,

過了今天就想不起來的時間。

今天4點17分的時候, 你在做什麼?

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 stopped and looked?


I was biking by when this hidden field by the MacMillan Building jumped into my peripheral view.

I turned around and stopped for a minute.

Unlike the Gardens of UBC, this field has no name.

It has no visitors, it attracts no cameras.

Hundreds of people pass by every day, but few would stop to notice its beauty.

But today I thanked her with a minute of my life,

for being so patiently beautiful,

so humbly dignified.

鬍子

「靠,你下巴那搓毛是怎樣?」

「帥吧。」

「蠻鳥的,多久沒刮了?」

「昨天我才刮過… 旁邊。」

「… 所以你是故意留的喔? = =」

「帥吧。」

「幹麻想不開?還是想追一個喜歡鬍子的妹?」

「沒。其實相反:我要宣告下去,我這鬍子到有女生受不了而屈服於它的醜陋、願意宣誓今生陪我一輩子之前,絕。對。不。刮。」

「…你有問題。」

「哇哈哈!看著好了!」

※五個月以後※

「ㄟ~~~~~~~~~~~~~~~~~~~~你臉上的掃把呢?」

「刮了。」

「放棄了?」

「我是那種鼈三嗎?」

「……真的有女生看不下去,以身相許?」

「…算吧。」

「誰??????????!!!!!!!!!!!!!!」

..

.

「我媽。」

羨慕

她渾身無力地走出考場。分手後,連手機都因為不再打他電話而顯得陌生。

身邊一個女生臉揪在一塊,走出教室沒多久就開始發出有如獒犬般的哀嚎。她有看過人考完試哭,但她沒看過這樣的哭法。她的哭聲大到連馬路對面的人都停下了腳步。

「她怎麼了?」有人問她。「還好吧?」

她苦笑:「考試沒考好吧,我想。」

此時此刻,有人生命裡最大的痛苦是因為考試砸了。她嘆了口氣,無力的手收起沾了淚滴的手機,暗暗羨慕身旁嚎啕大哭的女生。

配角

她和他並肩坐著。秋天的風很冷,可是他們都喜歡地上枯葉散發出來哀傷的香味。

「你為什麼要追我?」她問。

「我…」他看著單車騎過,波紋陣陣的積水,然後看看烏雲覆蓋著,沒有一點藍色的天空。

「我渴望被關心,被惦掛,晚上熬夜會被罵,罵完還一起熬夜陪我的感覺。」

她想了一想,給他一個微笑。「你要的是被愛的感覺,而我只是剛好出現在你生命裡的人。很抱歉,我不能答應當你的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