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view居住實錄 – 天殺的松鼠

2008-feb-005.jpg2008-feb-009.jpg2008-feb-006.jpg

她馬的,今天是第二天被在天花板裡面跑來跑去的松鼠吵醒。吵到我睡覺都夢到我用散彈槍打牆壁,還縮小到松鼠的尺寸,追蹤到松鼠窩大開殺戒,松鼠女王是金色的很漂亮,所以我就心軟了。不過在Fairview肆虐的都是很醜的灰色雜種,大可殺之。

我的房間窗戶外就是屋頂,所以松鼠在幹什麼都聽的一清二楚。話說去年,我第一次和松鼠近距離接觸,是某一天早上。 當時我的窗戶半開,正在享受清新的空氣,一邊在電腦上浪費青春,突然感到一陣被監視的不舒服感覺,轉頭一看,赫然發現窗戶外多了一個小頭!是一隻灰色的雜種松鼠!(就在這扇窗戶外)

2008-feb-003.jpg

也許牠看不清楚屋內的動靜,也許牠不怕我的注視,也許牠根本就在打算要怎麼把我咬死,只見牠兩個黑黑小小的醜陋眼睛盯著我看,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我做勢趕牠, 牠才悻然離去。

過了幾天,我忘了關窗戶。放學回到宿舍, 一進房間,發現地上多了一些碎爛的Sneakers紙屑,第一時間的想法是:「我昨天晚上有那麼餓嗎?」轉念再想,才想起:「啊!雜種入侵!」

不只如此,薄薄的木板牆似乎早就被鼠輩打穿,每面牆裡都不時傳出「蹦蹦蹦蹦」夾帶著爪子「嚓嚓嚓嚓」的聲音。有天吃早餐的時候,聲音近到我以為雜種就在我們堆積食物的壁櫥裡,讓我大驚失色!我還小心翼翼的拿長鍋杓,慢慢的靠近壁櫥,一吋吋把門打開,深怕雜種撲出來在我手上咬一口,把我變成牠們的同類。

室友大衛知道我的舉動,說:「靠,拿我的鍋杓!不會用手開哦?」又說「你沒聽過牠們在天花板裡跑嗎?常有啊。」

常有,但是最近兩天牠們超過了我的忍耐極限。 「蹦蹦蹦蹦」不說,牠們根本就急群結黨,在我可憐的薄木天花板上鬥毆/性趴!

害我連不上網的時候,一度以為牠們把我的網路線咬斷!這是怎樣!?精神攻擊疲勞轟炸?

看我怎麼修理你!

squirrel-bbq.jpg hitler-squirrel.jpg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Fairview居住實錄 – 天殺的松鼠

  1. 不可以欺負松鼠!!!
    真奇怪..我怎麼都沒聽到松鼠的聲音過…
    居然還有西特勒的松鼠…是你自己photoshop的嗎?

    zeroratio:
    哈哈哈,對吼。本來考慮買BB槍來打松鼠,那就放牠們一馬吧。
    是的,我昨天在松鼠變本加厲的騷擾下,浪費了兩小時寫文/拍照/photoshop惡搞,才心情平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