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比武招親心不在(2/3)

續上集

「擠什麼擠啊?滾一邊去!」一個相貌凶惡的壯漢邊罵邊把擋在他前面的人推開。「你爺爺要看打架!」

圍觀在擂台旁邊的,不少是學武之人,但也許因為這流氓又兇又壯,沒人和他衝突,都退到他粗臂可及的範圍之外。流氓顯然很高興,一路往擂台推擠過去。正當他洋洋得意之時,被他推開的人群中卻有人噗哧一笑,朝他身後指點。流氓轉頭一看,原來有個不知好歹的書呆跟在他背後,走他在人群中開的路。

書生對流氓咧嘴一笑,『多謝大哥幫忙!』

「你討打!」流氓大喝一聲,掄起拳頭朝他面門揮去。

『哎呀我的天,我可禁不起打。』書生說著,身體一側,閃掉流氓的拳頭。『我只是要靠近擂台一點比較熱鬧,大哥反正喜歡開路,小弟借光走走何必生氣?』

他每說三五個字,流氓就空揮一拳,說了好幾句話,流氓空氣都打累了,他卻還是怡然自如,彷彿只是在看人練拳。

『大哥拳打得賣力,但是我喜歡看擂台上那些好看的。如果大哥不介意,還請借個過,我擠著擠著,也能擠到擂台邊。』書生笑著說。

流氓大吼一聲,使出渾身蠻力,把附近幾個人都打倒了,在人群中打出了個空圈子,書生卻仍是笑著躲躲閃閃,有如兒戲。流氓越打越瘋狂,亂吼亂叫連擂台上的人都停下了手,看台下的暴動。

「呼,呼你是誰?」流氓終於打得筋疲力盡,憤怒地問。「偷雞摸狗的亂躲是哪家歪法?」

書生微笑不語。

廣場上幾百雙眼睛看著他,其中不乏武學高手,卻沒一人認得出他的武功。流氓是誰大家卻是認得的:西門獅派的謝威謝大公子。他的拳法是獅派真傳,雖然還沒有練到爐火純青,在地方上武學名家的第二代子弟裡已經算是數一數二,而他的火爆脾氣更是家喻戶曉。來看木家比武招親的人都私底下說:木姑娘不是嫁到劉家,就是謝家,這一俊一猛兩人的功夫互有高下,勝負全看當天的狀況。

 

只有一雙由驚訝轉為擔心,擔心轉為期待,期待轉為狂喜的美麗大眼的主人不在乎書生的身法前所未見,更不在乎劉和謝的武功高低。

 

若竹高興地大叫:「書哥哥!」

書生一愣,隨即找到聲音的來源,開心地回答:『木妹妹!』

謝威看書生沒有理他的意思,隨即又想繼續開打,但是連個影子都打不到,繼續只會把笑話鬧得更大。廣場上的眾人好玩的目光輪流在滿臉通紅的謝威、樓台上殷殷切切的木大小姐、和這名來路不明卻身手不凡的奇怪青年之間來回,心裡都想著:「比武招親固然熱鬧,卻沒想到還有這番戲碼可看!」

謝威無地自容,大罵一聲衝出人群,順手把幾個圍觀的人打倒在地,憤憤離去。

若竹身後突然來了個微胖的人,把她的肩膀握住,原來是木老爺。他以懷疑的眼光打量台下的書生,說道:「閣下身手不凡,木某本該歡喜待客,切磋切磋。不過這場招親大會不適合陌生的高手參加,還請閣下在大會結束之後來敝舍作客。」言下之意,是他不會把女兒嫁給來路不明的傢伙。

原本技壓群雄,勝券在握的劉公子在一旁先被突來的亂象干擾,後來看到勁敵謝威被羞辱得憤而離去,心裡頗感震驚,但是再怎麼看,這個書生打扮的不速之客也只是躲避攻擊的身法古怪,功夫底子卻不見得強。後來看見若竹看著書生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經心有所屬,自己如要奪得美人,只怕這是唯一的時機。如能勝出,又在各位武學前輩之前立下聲譽,更何況此時如果縮頭縮尾,劉家的臉豈不是被他丟光了?

打定主意,劉公子朗聲說道:「木老爺別急,讓晚輩和這位書公子過個幾招,如果晚輩僥倖得勝了,書公子必然不會死纏濫打。如果晚輩不幸敗下,木老爺再作決定也不遲。」

不待木老爺回答,劉公子轉身對書生拱拱手,說道:「在下劉迅,請問書兄大名?」

書生對著樓台眨眨眼,若竹羞紅了臉,知道自己一直以「書生」「書呆子」之類的綽號叫他,臨時沒多想,就把他叫成「書哥哥」了。書生嘻笑著回答:『我姓書,單名府。』

「原來是書府大哥。」劉迅說。

『是啊。書府書府,舒舒服服啊!』書府說完,圍觀的眾人愣了愣,隨即一陣大笑。沒聽清楚的人相繼詢問他說了什麼,聽完也跟著大笑,笑聲就這樣朝四周傳開。

劉迅咬咬牙,收起客氣的態度,冷冷地說:「上擂台來過個幾招,看最後是你舒服還是我舒服。」

書府笑著說:『當然是劉大哥舒服了,我什麼都不會,只會替人按摩。劉大哥劍法高明,卻只怕再怎麼切切劃劃也沒法讓任何人舒服吧。』

劉迅忍無可忍,叫道:「你不上來,我下去了!」

聲音甫停,只見他身影一閃,如大鵬展翅一般躍向書府,手中青銅劍在空中不斷變換方向,讓人眼花撩亂,氣勢非凡。

「落花流水!」人群中有人認得劉迅的招式,忍不住大喊。這是流水劍法的殺手鐗之一,意在一招之內就讓敵人無可招架,有如零落的花瓣一般被綿延不絕的劍鋒沖散。一交手就使上絕招,圍觀的眾人立即安靜下來,嘻笑的氣氛消失無蹤。

『哎唷不好!』書府嚷嚷一聲,抱著頭迎向劉迅撞去,劉迅劍鋒攻擊的範圍被縮短許多。劉迅一驚:這招「落花流水」憑著氣勢凌人,敵人或勉強抵擋、或喪失鬥志,遇到書府不守反攻,這一招便施展不開。

不愧劉迅專精流水劍法,在空中一頓,寶劍一橫,化點為劈,使出一記「斷水更流」。書府如果再向前撞去半寸頭頂就會被削下一塊,哇哇大叫一聲,狼狽地蹲到地上躲開這凌利的一劍。劉迅冷冷一笑,化劈為斬使出一記「洪水灌頂」,並喊道:「接招吧!」

但是書府又滑稽而巧妙地閃開。劉迅殺招不斷使出,和先前流暢瀟灑的劍舞大異其趣,把「水」或柔或剛的特性表現的淋漓盡致,觀戰的武林前輩有的心曠神怡,有的皺眉不語,無不暗想:劉家劍出了這樣一個弟子,再過十年江湖恐怕是他們的天下。

反觀書府,裝瘋賣傻有如兒戲,躲躲閃閃都在千均一髮之際,看似毫無章法,實則深奧難測,實在是令人膽顫的怪客:他來這裡做什麼?恐怕不只鬧場搶婚。想到這裡,大家心裡都擔心不已。

劉迅殺招用盡,書府躲的全身塵土,卻毫髮未損,再這樣下去恐怕沒完沒了。劉迅猛然停下攻勢,青銅劍平舉,口中念念有詞。

書府問道:『你說什麼?太小聲了,我聽不清楚。』

劉迅以極慢的速度向書府走去,口訣卻沒停下。書府站著不動,不知劉迅在玩什麼把戲。劉迅走到書府面前,青銅劍直指書府的咽喉,書府還是動也不動。

劉迅突然洩了氣一般,低聲問:「你怎麼不躲?」

『往哪裡躲?你這一招狠毒,叫什麼名字?』書府低聲反問。

「你看得出來『汪洋沙舟』暗藏的殺招?」劉迅把劍鋒垂下,無心再戰。「你究竟是誰?」

原來這是一招劉家深藏不露,非到生死關頭不會輕易使用的必殺絕技。劍鋒平舉,看似平平無奇,搭配口訣卻能攏罩敵人全身上下十幾處要害,不管如何閃躲都難逃攻擊,有如漂浮在波濤洶湧的汪洋之中,一艘只要一傾斜就必然翻覆的小舟。

這秘密絕技卻被這生平前所未見的陌生怪客看破,劉迅已經使出渾身解數,自知武功遠遠不及面前這個勁敵。

『我不是你能打倒的對手。』書府輕輕地說。

劉迅點點頭,突然把劍一撩,正正劃在書府的小腹上!這招陰險至極,又在咫呎之距,任憑書府的步法再撲朔離奇也閃躲不開。

圍觀的眾人只見劉迅劍鋒指著書府走去,後來似乎被連手指都沒動一根的書府打的大敗,正覺得奇怪,卻又被劉迅的狠招一驚,連見多識廣的前輩都忍不住驚叫出聲,若竹更是險些暈倒。

『要你知難而退,你卻不領情』書府收起笑臉,臉上突然多了一絲肅殺之氣。『倒下吧!』

「怎麼會你應該」劉迅在驚怒交加之際,突然被上背人重重一擊,心口一悶,哇的一聲吐出大口鮮血,隨即癱倒在地。

書府怎麼躲開致命的一擊,又怎麼把劉迅打倒,都是一瞬間的事,全場竟沒有一個人看見!

一陣譁然。

各門各派雖然互有嫌隙,但是看見在鄉里長大的劉迅被外來的怪客打敗,生死未卜,全都升起一致向外的敵意,紛紛操起武器,把書府團團圍住。

連木若竹都不知道是喜是憂;日夜期盼的書生哥哥贏了比試固然可喜,但是他的武功高強到了令人膽戰心驚的地步,和記憶中有說有笑、幽默風趣的書生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他究竟是誰?

 

書府看看圍住他的眾人,哈哈一笑,說:『你們有幾個?我在趕時間,一起上好了。』

續下集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一、比武招親心不在(2/3)

  1. 哈哈! 落花流水~每個武功的名字都可以掰的那麼頭頭是道, 佩服阿~
    不過這個書生怎麼感覺起來那麼的詭異阿…難道他是假的? 木家的敵人要暗殺木老爺所以喬裝書生. 呵呵喝….(想太多)
    趕快出第三集吧.

  2. 哈哈… 金庸老頭掰的武功才叫藝術,我這只是好玩而已。
    第三集啊… 恐怕要等我忙過這週末囉。
    也多謝stlc的支持啊!沒有支持我大概又會把故事擱下了:P

  3. Pingback: 雨天騎龍記-比武招親心不在(3/3) « ZeroRatio

  4. Pingback: 一、比武招親心不在(1/3) « ZeroRati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